生活方式

照料者由誰來照料?有關年長者照顧服務專案的拓寬思索

伴隨著故居所屬的城市發展方案鄰近,和家人們對故居周邊的一事一物好像也探討得愈來愈多,近期在一次晚餐的宴上和爸爸媽媽說起,在故居的樓幢裡總是會擁有 和睦的鄰裡和睦。蔡叔便是大家諸多的隔壁鄰居之一,在我記事簿起,他便是一個中老年人的大伯樣子,眉目清秀,很有可能是由於長期性從業體力活的緣故,健壯的身型總與他當初年過60的年紀看起來背道而馳。也很有可能由於這一緣故,蔡叔和比他小十多歲的夫人,在外觀設計上都沒有感覺多少的不融洽。

“這幾年,蔡叔得了了老年癡呆,如今八十很多的他近期早已逐漸不認人,乃至也有打人的行為”。我媽媽說。近期一次返回故居,自身行走不便的蔡姨向媽媽訴苦了一番做為照料者的工作壓力。工作壓力、無可奈何、焦慮情緒、乃至消沉。家裡獨生子由於違法違紀依然在拘役更新改造之中。從業社會工作者領域也深瞭解,要是沒有社會力量的幹預,照料者蔡姨所遭遇的挑戰也會伴隨著蔡叔現病史變化而持續提升……

確實,在我國是老年人人口數量最大的國家,也是全世界阿爾茨海默症(AD)病人總數數最多的我國。有資料資訊表明,預估到2050年生病總數將超出4000萬。居家養老的方式,儘管符合國情民意,可是也在一定水準上,讓照料者的要求被忽略,能夠預料,以老養老服務,以老護老的狀況在人口構成人口老齡化持續加重的狀況下,就如上文字人隔壁鄰居蔡叔夫妻狀況,總是愈來愈廣泛。

並且在中國,超出60歲之上的年長者,大概有71%的人身患最少一種的慢性疾病,設想,假如她們與此同時還當擔著照料者的人物角色,所遭遇的工作壓力就更加提升。不管在社會管理創新的視角或是社工的視覺效果,這是一個很大的困境與挑戰。

在社區的工作上,通常碰到的尋求幫助全是早已發生了出現意外,隨後根據社區居委會體現,或同工們在訪視的工作上才發覺的案例。如此一來,社會工作者在幹預跟蹤全過程中便會越來越處於被動。更有一部分老年人照料者不感覺自身有必須,或是不安心外界資源(如居家養老服務服務專案)幹預來分攤本身照料工作壓力,乃至一部分照料者不瞭解身旁有哪層面的資源能夠為其給予幫助。

因而,社會工作者在日常工作上,最先應當多開展社會發展提倡,讓大量人民群眾關心和發覺身旁所存有的照料者,次之,根據本地社區長者服務,社區綜合性服務站等資源網路創建友好的照料者自然環境,讓照料者和被照料者的窘境可以早被發覺,早有服務專案跟蹤。

下列是做為一線社會工作者,期待為照料者給予的一些提議:
 

1.察覺自身的人物角色

 
在日常的許多的年長者服務專案案例跟蹤全過程中,大家發覺,就算年長者有多名兒女輪流開展照料,可是很可能沒有一位認同自身是做為照料者的人物角色存有。大家覺得,就算兒女或者愛人對年長者每日簡易的一次問好或每星期出門的守候,也是做為照料者人物角色的行動。
 

2.認識自己的必須

 
照料者儘管從專有名詞釋意上就早已是一種龍套的存有,可是從其本身視角考慮,照料者也與此同時是一個具有感情、具有必須的單獨個人。照料者必須有著自身單獨的日常生活,必須有著自身單獨私密空間,及其在照料行動上己所不如的狀況下,有第三者的通力協作。
 

3.給自己分配好喘氣時間

 
擁有做為一個單獨個人的前提條件標準,大家提倡每一位照料者必須預埋為自己喘氣的室內空間,就算每星期短暫性的兩小時,把被照料者安裝好,或由第三者暫代照料後,離去一直以來的照料自然環境。讓自身放空自己、與人相處。也是讓照料者每日繃緊的精神面貌獲得釋放壓力的一種方法。
 

4.為被照料者預置照料標示

 
大家提議照料者可以尋找親朋好友或社會工作者為被照料者一同設置照料的計畫方案最終產生可擕式照料計畫方案信用卡。比如:在上原文中的要長期性照料蔡叔的蔡姨,悲劇出現意外生病,當在有照料者預置標示卡的狀況下,別的護理或是幫助工作人員也可以依據蔡姨的身上的標示為身患阿爾茨海默症的蔡叔給予適度的服務專案幹預與説明。

現階段,在本市也較少對於照料適用的現行政策和服務專案,在全新發佈的居家養老服務服務專案現行政策(把獨居生活年長者的門檻刪掉)的適用下,算作對照料者工作壓力具有了一定的減輕功效,但間距為照料者給予目的性的服務專案的總體目標還甚大。毋容置疑,在人口構成老年人化越趨的社會現狀和缺啥補啥的社會保障制度下,能夠預料照料者服務專案的供求矛盾也會日漸突顯提升。

必須撬起從上至下的照料者適用現行政策好像任重道遠,文中也期待具有毛遂自薦的功效,在兜底服務專案和雙百社會工作者的現行政策頒佈與此同時,諸多的社會工作者同事能對照料者人群引起重視和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