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

上門服務要債

和叔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暫性,短得如同一場夢,那時離去深圳回上海待了一段時間,算出著時間,我也回家過年啦,2個麻布袋就包攬了我還在深圳的那好多個月,我先回了家鄉過春節,我啥都沒有告知爸爸媽媽,我原本便是個不喜歡把日常生活告知爸爸媽媽的人,她們也習慣,沒多問什麼。